企畵用圖倉,詳見各子站鏈接。
自我介紹和作品使用規約請看【about me&使用規約】

站內包括子站內所有圖文禁止一切形式的無授權搬運、轉載、或用於任何用途。
不接受「侵刪」說明

約稿請私信或微博聯繫。

【國漫血族粉請勿關注】

生存報告

想寫點東西,點開又不知道想寫什麼。雜七雜八的隨便說說吧。很喪,老年人自暴自棄的一些廢話。


.

9月遇到的事情比較糟心。雖然接受了道歉但是我並不打算原諒。因為事情並不如表面宣稱的那麼輕飄飄,所謂的誠意我也未曾見到。

但目前來說不想再提,因為很惡心,總惦記著也顯得小氣。

——雖然在這種事情上我確實挺小氣的。記仇可以是一輩子的事。


就很討厭自己老記得這些事,想起來就總不得開心,脾氣也不好,巴不得弄死個人解恨。


.

說遠了。


.

.

新給自己開的玩笑是八十歲的心臟五十歲的肝,七十歲的脖子六十歲的腰。休養了一年,頸椎和右手的狀態始終起起伏伏,恨透了讓我犧牲如此巨大的那個人。但是坑沒填完還沒打算死,何況又開了新坑只好努力再活一陣。

活得好不好另一碼事。盡量好一點。


然後今年國慶沒繼續紀念Oct.3卻跑了去only。大概是頁游關張帶來的一腦門子熱血上頭,總之時間允許能參與的都參與了,實在抽不出手騰不出腦來的也沒辦法。臨了還突發肝了兩張圖,怕趕不上沒做很複雜,幸而印出來效果還不錯,到現場終於摸到的時候心才放了下來。

幾年沒去漫展感覺有點不能懂現在的圈子生態,去only的時候還是很忐忑的。認識的人不多,沒有同行的夥伴,沒有約好要見面的人,也沒有多少特別想要的東西,一個人去,想著大概幫跑腿買完東西就出來了吧,皺著眉頭看節目表發愁要怎麼呆到最後。

最初決定去也是很突然,所以也沒有跟親友和代購以外的任何人打招呼,悄咪咪地就去了,混在遊客里當路人,也不刷臉,也不刻意自報家門。於是有些太太是快要結束的時候才在微博知道我在現場,有些太太則是到repo我才跟人對上號。總之各種錯失擦肩。



.

這樣講可能挺奇怪的,但是這樣淹沒在人群里,似乎反而得到了一些什麼。

是一些——正因為「不認識我」「不知道我在那裡」「不知道那是我畫的」才能得到的東西。

對於我來說是很難得、很寶貴的東西,是告訴我可以放輕鬆一些、不用太焦慮的信號。

因為我想傳達的東西傳達到了,並且大家認同著、喜歡著,努力沒有白費,得到了於我而言最高的回報。

心裡也因此暫時變輕。再三回味,依然感激。



接下來的10月要面對什麼樣的事情還不清楚,可能是機遇,可能是地獄,也可能是竹籃打水。如果是一個轉折點,那麼希望會變好。

评论(3)
热度(1)

© 仔貓瑞 | Powered by LOFTER